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9|回复: 0

李明海:新形态战争正加速国际格局巨变

[复制链接]

8948

主题

214

好友

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4
UID
36630
威望
40987
金钱
44415
主题
8948
帖子
9355
精华
7
积分
53973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2-1-7
最后登录
2020-6-1
在线时间
3370 小时
好友
214
记录
4
日志
4
相册
4
个人主页
自我介绍
我是一个很呆的人。但是,做事情就是要讲究个真实。
分享
0
发表于 2020-5-15 15:45:14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环球时报作者:李明海
2020-05-15 02:13

随着高新技术的迅猛进步,智能战、斩首战、生物战等新的战争样式出现,未来战争将彻底颠覆现有的战争观念,世界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格局也面临根本性的冲击和挑战。这次与新冠病毒的“战争”,是人类与不同物种在全球范围内展开的较量,有人称之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对世界各个领域各个层级都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和深刻的变革。

传统战争样式被颠覆

纵观世界军事发展史,每一次重大科技进步和创新都会引起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的深刻变革,同样也深刻影响现代军事革命的发展方向,成为塑造未来战争不容忽视的影响因素。我们必须准确把握和深刻认识新的战争形态,比如“全域作战”“马赛克战(通过先进的技术手段实现多种系统、武器平台的实时灵活组合,并进行网络化作战)”“决策中心战”“斩首战”“混合战争”“灰色战争(针对战略对手所采取的具有挑衅性、却又不致于引发军事冲突的行动策略)”和“生物战”。

首先,战争观念被颠覆。传统的战争哲学是“大吃小”,现在的战争哲学是“快吃慢”,未来的战争哲学将是“新吃旧”。战争的目的将从争人、争地向争太空、控意识转变,从争夺有形资源向争夺无形资源演变。


其次,战争时空特征发生变化。军事科技推动战争进入新形态,作战空间将突破地球三维空间的约束,不断向太空、网络和电磁空间、深海和极地等“全球公域”拓展,“瞬间交战”成为可能,可以真正做到“发现即摧毁”。

再次,制胜技术手段不断拓展。军事技术形态将加快向智能化、网络化、精确化方向发展,武器装备微型化、隐身化、无人化趋势凸显,毁伤机理从“大规模杀伤”转向“精确控制”。战争呈现出非接触、非线性、非对称和非正规的特征。未来战争很可能追求有限目的,不再追求完胜或全胜,可能会更加强调定点毁伤、心理震慑相结合的有效控制。

最后,传统战争样式发生变革。科技进步使战争形式多样化成为常态,战略、战役与战术行动趋于融合,战争无前方后方之分、军用民用之别。攻防一体、跨域协同、并行作战成为主要作战方式,逐级搏杀、累积制胜的传统大规模战争模式走向终结。

生化战争死不见血

在这些新的战争形态中,有一些是我们当前就必须更加关注的。例如生化战争,是指使用病原体、化学毒剂等生化武器进行作战的一种战争样式。生物战争具有成本低廉、高隐蔽性、极速传播性、大规模杀伤、治疗难度大、无差别性、变异性等特点,对人类构成重大威胁。疫疾就是战争,病菌就是武器。

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病毒,就是一场生化战争,已经持续将近半年时间,以中国、美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为主战场,波及全球各地,目前累计确诊病例超过440万人,死亡接近30万人。这已经是一场以医疗人员为主要作战力量、全民参与战斗的没有硝烟的全面生化战争。

这场新型战争已经展露了未来战争的神秘与残酷,未来的战争很可能是死不见血的战争,同时因其隐蔽性而更难应对。例如,虽然美国也加入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公开说不搞生物战,不再做生物战的相关准备和技术研究,但美国作为缔约国长期独家阻拦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给出的理由是生物领域不可核查,这种高度不透明,难免令人心生疑惑。

世界上很多东西可以重复,但战争不能复制还原。上一场战争的作战样式、作战理论已是明日“黄花”,下一场又将是全新的作战形态。现代战争告诉我们,杀伤岂止在战场,岂止在军队,对民意的另类软杀伤,亦是未来战争中的锋利武器。

加速影响世界政经格局

冷战结束以来,核战略平衡成为了一个新常态,但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并不断加剧,新型战争形态以一种常人想象不到的方式不断冲击着世界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格局。新冠病毒就是非常突出的例子,基辛格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称,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久改变世界秩序。

新型战争形态的发生与发展,都伴随着国际政治格局中力量对比的深刻变化。新型战争形态的出现,形成新的战争理论,并通过与国家安全战略密切结合,改变了国家安全格局,

对国际政治经济产生了深远影响。

第一,新型战争形态催生了新的安全防御困境。新型战争形态将加剧世界军备竞赛,大大阻碍国家间建立安全互信,造成国际安全体系极不稳定。

第二,新型战争形态使获得军事优势的国家全面强化军事力量在国际政治中的基础性作用,美国之前发动的四次斩首战(“基地”组织首领本·拉登、塔利班领导人曼苏尔、“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和伊朗军队高级指挥官苏莱曼尼),加深了国家政治人物的担忧,也进一步削弱大国间的战略互信。

第三,新型战争形态将影响国际体系的重构。新型战争形态改变了国家间的军事实力对比,导致地缘政治失衡,加剧了大国间的地缘争夺。美国不断发展和更新战争理论,产生新型战争形态,就是要在国际政治中运用新军事手段谋求地缘政治优势,重塑国际政治权力结构,从根本上改变国际政治权力结构的竞争态势,谋求稳固美国主导的霸权地位。

新型战争形态所具有的创新理念、高新技术、巨大威力,带有特殊而强大的冲击效应,能够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总体突破,冲击影响世界经济形势,给全球经济带来深刻而长远的变化。尤其是对世界经济发展方向、经济结构发展变化和经济的生产组织方式都产生着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比如此次新冠病毒肆虐,令各国经济和社会生活被迫暂停,国际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中断,全球经济正面临大衰退风险。

新型战争形态及人类由此面临的挑战,同样也为拥有使命感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国家提供了机遇。谁能在威胁人类安全的科技领域协调出合理而有效解决的方案,谁就会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获得真正的软实力。(作者是国防大学战争与危机应对训练中心教授)

sdz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20-6-2 20:38 , Processed in 0.13461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