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6|回复: 0

肺炎疫情继续蔓延 中国官民网络博弈成拉锯战

[复制链接]

324

主题

36

好友

383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2
UID
3
威望
3329
金钱
3349
主题
324
帖子
385
精华
1
积分
383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20-4-6
在线时间
74 小时
好友
36
记录
0
日志
7
相册
1
个人主页
分享
0
发表于 2020-2-25 15:31:57 |显示全部楼层
新型冠状病毒扩散导致中国武汉封城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中国史无前例的全国抗疫,多个国家停飞航班,封锁边境等等措施,并未能阻止病毒向更多国家蔓延。

近邻韩国成为仅次于中国大陆的确诊病例高发地区,目前有超过830例感染,8人死亡。而远在欧洲的意大利,周末也成为新的高发地区。当局为控制疫情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

中国目前感染的确诊人数接近8万,2000多人死亡;随着疫情在全球传播,超过30个国家共确诊了1200多个病例。

信息透明

周一(2月24日)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发表声明说,只有完全的信息透明才能阻止使危机加重的谣言蔓延。该组织呼吁中国政府停止阻挠记者对疫情的报道。

该组织说,中国当局继续审查有关疫情的某些信息。“2月初,他们逮捕了两名中国记者陈秋实和方斌以及两名政治评论人士郭泉和许志永,另外将许章润软禁。”

《华尔街日报》记者李肇华(Josh Chin 右)和温友正(Philip Wen左)2月24日离开北京。他们的记者证上周被中国吊销。

无国界记者组织的声明还表示,最近几周北京下令媒体报道抗疫中的英雄行为,而不报道普通人遭遇的苦难,更不报道政府抗疫措施的缺失。

无国界记者组织注意到,“中国当局大力加强了对社交媒体和网民讨论群的管控,在这些媒体或微信群中,某些记者和博主大胆发表了独立的报道,而很多网民也勇于表达愤怒和要求结束言论审查。”

该组织呼吁中国释放被拘押的记者和评论人士,“让媒体做好报道工作,不要设置人为障碍”。

此外,61名国际学者周六(22日)在致习近平的公开信中指出,言论自由的丧失导致中国预警机制失效,令新冠病毒如入无人之境,造成极惨烈的次生灾害。事件激起中国人民广泛愤怒,呼吁言论自由已是中国强烈民意。

言论审查

疫情当前,中国当局对言论审查之严厉在上周甚至发生了“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的现象。

官方新华社所办的刊物《半月谈》,刊登的文章“让人讲真话,天塌不下来”竟然被审查当局删除,在中国网民中引发无数议论,也成为海外媒体关注的话题。

此文经此一删,成为热门。而“讲真话”的呼吁,也引发中国其他官方媒体的热点论述,显示中国官方控制的媒体在报道真实疫情问题上出现不同态度和声音。

《半月谈》这篇遭“友军”所伤的文章,究竟有什么言论触犯了“天条”?

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接受访问,表示新型肺炎疫情相信会在二月中或下旬达到顶峰。

文章这样说道:此次疫情爆发发前后,许多相关事件反复证明:只有讲真话、听实情、办实事,疫情防控工作才能有效推进,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和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欺上瞒下、粉饰太平,就一定会带来无法挽回的重大损失!”

这样的观点,与无国界记者组织周一的呼吁并无不同。难的只是如何做到而已。

媒体作用

实际上,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民众对信息透明和媒体真实报道的重要性已经有了相当多的讨论。

被誉为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去世前曾遭遇当局的训诫,曾触发中国民众巨大的悲恸和愤怒情绪,要求言论自由的呼声一时间呈鼎沸之势。

在外界看来,李文亮医生死讯的公开过程本身,就足以说明中国当局对关乎生死信息的管控。

腾讯《大家》于1月27日刊发一篇文章后,再也没有更新。2月19日宣布关闭。

在这次疫情期间,另一个引起内外关注的“死亡”事件,是在中国颇有人气的中文互联网专栏写作平台——腾讯“大家”。

1月27日,腾讯大家刊发了中国着名媒体人陈季兵的文章“武汉肺炎50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

2月19日,自2012年推出的腾讯“大家”被关闭了。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同一天宣布,吊销美国《华尔街日报》(The WallStreet Journal) 3名驻北京记者的记者证,并限定他们5天内离境。

网民智慧

自从当局建立巨大的网络防火墙以来,当局和民间想出了各种方式进行博弈,攻防战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现在双方的技术有很大的提高。

为了躲避网络审查,中国网民们一直都在采取含蓄、迂回、双关、代号、拼音,等等迂回的手法表达自己的观点,应对网络监管。

因此有评论人士认为,要读懂中国大陆社交媒体上的内容,仅懂汉语是不够的,还必须懂得中国。

由于敏感词汇太多,网民的新创造与审查机制的博弈几乎时刻存在,不断升级,因此也就更加增添了读懂网络民意的难度。

李文亮在训诫书中,签下的“明白”,曾在中国网络引起“不能不明白”的热议。

还记得网络语言“赵家人”?这一次的疫情,又让多少人“明白”呢?

BBC中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20-4-8 01:52 , Processed in 0.17098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