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0|回复: 0

欧洲谨慎接纳华为 美国施压或适得其反

[复制链接]

8812

主题

214

好友

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4
UID
36630
威望
40202
金钱
43630
主题
8812
帖子
9219
精华
6
积分
52987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2-1-7
最后登录
2020-3-29
在线时间
3310 小时
好友
214
记录
4
日志
4
相册
4
个人主页
自我介绍
我是一个很呆的人。但是,做事情就是要讲究个真实。
分享
0
发表于 2020-2-23 14:37:32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 美国之音 华尔街日报 卫报/日期: 2020-02-22
美国反复对盟友强调,允许中国通讯产业巨头华为参与西方国家的5G通信系统建设等于引狼入室。分析认为,美国与英、德等欧洲盟友之间在华为的安全风险上的认知有深层的分歧 ,而川普政府对盟友在这一问题上的施压至今收效甚微。 

 资料照:坐落在伦敦以西的华为公司英国总部办公楼

  英国将华为定性为“高风险” 只限进入网络“外缘”

  英国政府一月底决定,允许华为有限度地参与该国5G通讯网络“非核心”、“外缘”部分的建设,但同时把华为定性为“高风险供应商”。德国政府也可能在近期做出与英国类似的决定。

  外缘系统包括基站、天线等设备,用于将用户的移动设备与5G网络的核心系统建立连接。位于外缘接入层的设备可以获取的信息包括:进入该网络的使用者身份、联网用户发送的接收到的数据。

  BBC科技新闻编辑利奥·克力昂(Leo Kelion)说,行业内部人士经常把这一部分称之为网络中“有创新但很蠢”(innovative but dumb)的部分,这一部分的器件无法影响数据,只负责数据传输。

  设在华盛顿的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宽带与频谱政策事务总监道格·布雷克(Doug Brake)对美国之音说,“外缘”指的是无线电接入网(radio access network,简称RAN)设备,是‘有线’到‘无线’的过渡。

  他说:“这是新无线网络建设中最大的花费,华为在这一领域取得很大的成功,一部分原因是那些不公平的政策让华为在竞争中(比爱立信和诺基亚等公司)占有更多优势。”

  业界分析还认为,除了成本之外,华为在外缘系统设备上的优势还在于,它比竞争对手使用更少的天线,这意味着网络建设中的规划阶段需要的审批更少,加快5G网络的部署。

  “我认为英国找到了一个相当可行的安排,美国安全官员应该具体说明他们究竟不同意英国分析中的哪些方面。” 布雷克说。

  英国的5G技术使用现有的4G设备作为其基础。布雷克说:“部分挑战在于,无线运营商很难让现有的4G LTE设备与新的5G设备成功通讯,而全部用新设备取代整个旧网络的成本过于高昂。英国的做法仔细考虑了潜在的风险,并将风险与其他选项的成本相平衡。”

  华为被画地为牢,但风险是否可控?

  《华尔街日报》2月11日报道说,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指称,美国有证据证明华为有能力通过该公司在世界各地建立的手机网络中安插的后门秘密获取信息。

  而按照英国政府报告中的定义,华为被指留有后门的基站、天线等设备都属于英国政府允许华为参与的5G网络中的所谓“外缘”部分。报道援引美国官员的话说,他们是在2019年初在4G无线网络中观察到了华为保留“后门”接口的做法。

  《华尔街日报》说,许多国家的法律都规定,电信设备制造商在向通讯运营商销售开关、基站和天线等设备时,必须要在设备中留出让该国政府机关能够以合法的目的、进入该电信网络的机制,这样的“后门”被称为“合法监听接口”(lawful interception interfaces)。报道说,华为秘密保留了通过这些接口进入他国电信网络的能力。

  英国官员表示,美国最近宣布的这一信息他们早已知晓,并已经纳入了对华为设备风险的评估之中。

  德国墨卡托基金会中国问题研究中心(MERICS)高级研究员约翰·李(John Lee)对美国之音介绍说,通讯行业的主要观点认为,《华尔街日报》中形容的那种做法(设备供应商持续地擅自通过“后门”获取数据而不被网络运营商发觉)不太可能。

  “要记住,英国和德国逐渐呈现出的做法已经是以华为不受信任为前提的——它们只是在风险是否可以管理、是否值得管理的问题上与美国的看法不同。”约翰·李表示。

5G网络的核心与外缘可能难以区分

  批评者说,5G网络的“核心”和“外缘”并不像英国政府定义的那样容易区分,允许“高风险供应商”碰触外缘同样危险。

  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的布雷克说,“核心”指的是信息传输到更广泛的互联网或电话网络的其余部分之前,执行不同功能的一系列设备;“核心”设备可以访问更多、通常也更为敏感的数据。

  澳大利亚可能是美国之外对英国有关华为问题决策的最主要批评者。曾担任澳大利亚信号局(Signals Directorate)情报和网络进攻部门负责人的西米恩·吉尔丁(Simeon Gilding)对英国的决定感到失望。他说,5G中的网络功能是虚拟化(virtualized)的,在单一的云环境中实现,这意味着网络的核心和边缘部分之间“不存在物理或逻辑上的分离”。

  2017年底,吉尔丁率领一支由电信和网络安全专家组成的团队,模拟国外敌手通过控制设备提供商对澳大利亚5G网络发动袭击的情景,制定对应策略。吉尔丁说,这一任务以失败告终。2018年,澳大利亚正式决定将华为排除在该国5G网络外。

  他在澳大利亚一家智库网站撰文说:“成熟的5G网络实际上需要瓦解核心与外缘的区别。5G只有在靠近客户的网络外缘处理敏感功能,才能发挥其在速度和低延迟方面的潜力。”

  “‘数字主权’和关键基础设施的完整性是无价的。”他说。

  英国的评估报告也承认,后门风险评估必须考虑设备提供商与恶意国家行为者的联系、以及该国对英国的图谋。

  墨卡托基金会的约翰·李说:“英国的做法明确地基于他们认为能够控制‘高风险供应商’给网络带来的安全风险,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供应商被允许进入但受到限制的原因。”

  美国对欧洲盟友施压可能适得其反

  分析认为,欧洲并不希望在通讯科技领域看到美中分治天下的局面,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欧洲对美国有关华为安全的反复警告“将信将疑”。

  约翰·李指出,对欧洲来说,在5G网络建设中与华为相互依存固然存在风险,但加速发展5G网络系统、走在数字经济前沿也是刻不容缓的任务。

  另一方面,分析人士说,美国对欧洲盟友的游说——甚至有时是威胁——可能会适得其反。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和国务卿蓬佩奥本月在慕尼黑会议上都强调,如果欧洲盟友允许华为进入关键通讯基础设施,美国可能无法与这些国家分享情报。

  而就在今年一月底,蓬佩奥在访问英国时还公开表示,美英两国基于“五眼联盟”的情报分享关系是“深厚、强大的”,并且“将会保持下去”。

  美国官员释放的不一致信号恐怕会让欧洲盟友无所适从。 “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华为协助了间谍活动,除非美国大幅增加压力,比如实际上减少情报共享,而不是仅仅说说而已,否则(美欧之间的)观点分歧不大可能改变。” 约翰·李对美国之音说。

  “川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与欧洲利益冲突的行动,包括对欧洲公司的直接威胁,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做法的风险在于,美国政府的信任受损程度将超过华为。”他说。

  不过,华为也不见得是美欧分歧下的赢家。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的布雷克:“虽然英国的结果并不完全是美国外交的胜利,但我认为也不是华为的胜利。英国正式将该公司冠以‘高风险供应商’的标签,并将其设备的使用限制在了一小部分乡村地区。”

  英国政府去年启动一项资助企业和社区的5G技术试验的计划,并在本星期宣布将拨款额增加到6500万英镑。英国政府表示,禁止“高风险供应商”参与这项计划。

  英国《卫报》报道说,此批试验项目包括如何将5G技术用于洪水预警、海岸搜救、电动机车生产等方面。

sdz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20-3-29 17:33 , Processed in 0.16826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