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48|回复: 1

时代评2013十大新闻图:夫妻相拥遇难 流出血泪(图)

[复制链接]

442

主题

1万

好友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12
听众数
1
UID
1
威望
24798
金钱
20696
主题
442
帖子
496
精华
0
积分
41502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9-10-7
最后登录
2019-6-4
在线时间
587 小时
好友
14634
记录
79
日志
399
相册
400
个人主页
分享
109
发表于 2013-12-14 17:42:20 |显示全部楼层

[backcolor= ]  2013年4月24日,孟加拉国首都达卡郊区。当地时间4月24日,孟加拉首都达卡郊区的一座八层建筑物倒塌,1000多人在事故中死亡。摄影阿赫特尔说:“2013年4月24日在我的记忆中仍然很清晰,我是当天上午9点获悉这条新闻的,随即冲到拉纳广场。当天上午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一事故有多严重,不过数小时后,我就被事故惨状给镇住了。那一天就是在看到很多人参与救援和拍摄照片中度过,午夜时分,仍有很多人在救援。我看到了被吓坏了的遇难者亲属的眼神,一些人在哭泣,一些人在寻找亲人。”“大约25日凌晨2点,很多尸体仍埋在瓦砾下,我大楼后面看到一对夫妻,在倒塌的楼体中相互拥抱在一起,他们的下半身被压在石块下,男子的眼角流出一滴血泪。也许就从那一刻开始,这对恋人长久地驻进彼此的心里。我脑海里闪现出很多问题,他们在最后一刻在想什么呢?他们想到了家人吗?他们曾试图营救对方吗?”“我一直在问自己这些人的梦想是否重要,他们是否真的因为身份低微而不值得我们关注吗?我收到从世界各地邮寄过来的很多信件,表达了他们声援这些工人的想法。这些信件深深地激励了我,让我思考了很多身为一名摄影师的职责。摄影是我的抗议方式。”摄影:塔斯利马·阿赫特尔(Taslima Akhter)


[backcolor= ]

[backcolor= ]  2013年4月15日,美国波士顿。摄影:约翰·特卢马奇基奇(John Tlumacki)美国《时代》周刊12月3日评出了2013年十大新闻图片。第一张是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图片。今年4月15日波士顿马拉松赛期间,在终点线附近发生爆炸,致死3人、260多人受伤或致残。第一起爆炸是在男子比赛冠军跑过终点线后2小时40分钟发生的,摄影约翰·特卢马奇基奇站在终点线拍摄参赛者,一些人穿着服装,还有些人握着孩子和亲人的手,庆祝比赛结束。第一起爆炸地点是在博伊尔斯顿街人行道上,距离特卢马奇基奇当时的地点不足13.7米。特卢马奇基奇回忆说:“爆炸冲击到我,令我身体发晃。第二起爆炸发生在3个街区远,我看到来自Lake Stevens参赛者比尔·伊弗里戈(Bill Iffrig)摔倒,我跑过去进行拍摄,3名警察同时跑向他,其中一人准备拔枪。我当时没看到这名警官的枪,直到后来编辑照片时才发现。我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可能是致敬礼炮或是一个下水井发生爆炸。但是当我跑去数英尺远的人行道区域,我看到了恐怖的景象,我开始明白自己抓拍到了什么。我不停地拍照,爆炸后烟雾太浓厚,一名警察盯着我说,‘你不应该在这里,可能还会发生爆炸’。现场尸体冒着烟,有的双腿被炸掉,地上到处都是鲜血。”“我拍到了来自Lowell的科科兰用绷带为他妻子受伤的腿止血,拍到了Celeste的女儿希尼躺在地上,两名男子用T恤衫为她包伤口,拍到了来自Charlotte的克罗斯尽力站起来,她的腿严重受伤,身边一滩血。 我继续拍摄了12分钟的照片,然后我取回笔记本,当时我把它留在了终点线附近,开车回到办公室。我脱下沾满鲜血的鞋子,开始编辑照片。多少次不眠之夜,这些照片反复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backcolor= ]

[backcolor= ]  2013年1月4日,澳大利亚南塔斯马尼亚沿海小镇达纳利。2013年1月4日,一场林火在澳大利亚南塔斯马尼亚沿海小镇达纳利蔓延,大火所到之处,一片废墟。蒂姆·霍姆斯的民宅也遭遇火情,为逃生,霍姆斯和妻子及5个外孙子孙女跳入附近浅海中,在一处防波堤下避难。霍姆斯称,当时海水冰冷,但火苗却炙烤着他们的脸,他们还面临着缺氧导致的呼吸困难问题。霍姆斯还表示,防波堤一度也燃烧起来,但他们成功将其扑灭。霍姆斯一家人在海水里泡了2个半小时,尽管最终获救,但他们的房子和所有财产都在大火中灰飞烟灭。这张照片是霍姆斯用妻子的手机拍摄的,他当时把这张照片并发给了女儿,以告之她他们的状况。今年初,干燥炎热的夏季气候,导致澳洲南部好几个州出现林火,迫使数以千计居民逃离家园。摄影:蒂姆·霍姆斯


[backcolor= ]

[backcolor= ]  2013年6月1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2013年6月1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总理府附近,警察们动用高压水枪和催泪瓦斯阻止青年抗议者冲入总理在多玛巴切新皇宫的办公室。抗议者们则用他们可以找到的一切东西建造路障,封堵警察。在一处路障,一名挥舞着土耳其国旗的抗议者由于吸入过多催泪瓦斯而垮掉了。一名住在伊斯坦布尔附近塔克西姆广场的摄影师拍下了这张照片,并上传到了“脸谱网”上。几小时内,照片就被转载了1万次。当地时间5月31日,土耳其数万名民众聚集在伊斯坦布尔市中心的塔克西姆广场,抗议政府拆除广场附近的加济公园。随后,抗议活动蔓延到了首都安卡拉等其他城市,民众的诉求也从最初的仅抗议“强拆”,发展到要求总理下台。在示威中,抗议者与土耳其警方发生了冲突,后者动用催泪瓦斯和水炮驱散抗议民众并导致大量民众受伤。摄影:丹尼尔·埃特


[backcolor= ]

[backcolor= ]  2013年7月26日, 南非海豹岛。戴维·詹金斯在南非海豹岛从事拍摄工作已有5、6年时间。2013年7月26日上午,詹金斯与当地一位鲨鱼观赏导游前往海豹岛拍摄大白鲨和其猎物——开普敦海豹。当时海上波浪不是很高,天空有些云彩,这种天气比较适合观察鲨鱼捕杀活动。通常鲨鱼最频繁的狩猎时间是日出前一个小时和之后一个小时。詹金斯到达岛屿时间大概是早上7点15分。他们抵达后马上发现已经发生一些捕杀活动,因为他们可以看到海面上漂浮着一些动物残骸,上空还有一些海鸥在盘旋觅食。因为鲨鱼攻击速度如闪电般快,几秒就可结束。所以詹金斯一行决定跟踪一些已完成觅食正在返岛的海豹,并保持一段距离,以免干扰。詹金斯注意到一只较小的海豹掉队了,而鲨鱼通常会选择攻击单独的海豹,这样成功率较高。就在他用取景器跟踪这只海豹时,一只大白鲨突然发起攻击,嘴巴大大张开,海豹勉强躲过这次袭击。在后面的几分钟,这只海豹一直贴在鲨鱼身边,但注意远离鲨鱼的嘴,利用其灵活性拖累鲨鱼,最后大白鲨只好放弃,而海豹也得以安全回到岛上。摄影:戴维·詹金斯


[backcolor= ]

[backcolor= ]  2013年8月31日,叙利亚。我是在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勒颇的一个小镇拍摄这张照片的。当天正好是当地与基地组织有关的一个民兵组织实施斩首行动的第四天,也是最后一天。镇上不少居民带着小孩子在围观,大家都不敢发出声音。一名只露出眼睛的黑衣男子花了很长时间读自己的罪行。被执行斩首后的尸体被扔上一辆卡车,然后抵达另一个镇子继续类似的行动。目睹完斩首行动的人们似乎如释重负。我甚至不能确定自己在拍摄什么。我试图不放下手中的相机,并努力记录下看到的每一个情景。这是一场战争,而我就在经历这个痛苦的时刻。摄影:埃明·厄兹曼


[backcolor= ]

[backcolor= ]  2013年11月18日,菲律宾莱特岛。11月,本年度最强热带气旋台风“海燕”重创菲律宾,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在这张照片中,夕阳时分阴云密布,似乎预示着又一场暴风雨的到来。背景中,当地居民准备焚烧台风袭击后留下的废墟,这时一群怀抱娃娃的妇女出现在路边,让人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美感。我想这张照片吸引人们注意的不仅仅是强烈的视觉冲击与情感色彩,还在于它勾起了一些人的信仰。摄影:菲利浦·洛佩斯


[backcolor= ]

[backcolor= ]  2013年9月21日,肯尼亚内罗毕。2013年9月21日,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一商场发生恐怖袭击活动,多名枪手冲进商场后朝人群开枪扫射。碰巧在事发现场的希克斯先是拍摄了商场外的混乱场面,然后设法溜进商场,他发现里面有一小部分并未组织好的警察和军人,这些人与试图躲避袭击的人群混在一起。当希克斯来到二楼后,他从上面偷看到楼下躺着一些遇难者的尸体,一位被吓坏的妇女与两个孩子被困在一家咖啡店,同时,商场日常播放的音乐仍通过其广播系统正常播放着。希克斯拍摄了一些照片后,撤离了商场。那个妇女和她的两个孩子后来被安全解救。 摄影:泰勒·希克斯


[backcolor= ]

[backcolor= ]  2013年6月12日,美国得克萨斯州。我在距离休斯顿机场数英里外的第6号汽车旅馆拍下了伊拉克战争老兵鲍比·亨兰(Bobby Henline)的这张照片。那天闷热无比,泳池泛着柔和的白光。鲍比在水里仰浮着,我在房间阳台上猛按相机快门。他的每一个举动都有重要意义。人们在旅馆里喝着啤酒穿行,静静地看着。鲍比丝毫不受这些关注的打扰。接待人员前来告知泳池要在9点关闭。鲍比和我抗议称还需多点时间让照片更加完美,但她似乎无意为我们变通规矩。天空开始飘落温柔的雨点,我们结束摄影,一起去喝酒。摄影:彼得·范·阿赫特梅尔


[backcolor= ]

[backcolor= ]  2013年7月27日,埃及开罗。当得知安全部队开始向驻营在开罗解放广场两个月的穆尔西支持者们开火时,我连忙飞奔过去。整整一晚,我体验到前所未见的恐怖和暴力,刺耳的救护车和马达轰鸣持续不断,汽笛和尖叫在枪林弹雨见不绝于耳,空气中弥漫着催泪瓦斯和黑烟。12个小时后,我收起相机,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去。在路上,我看到两个男人抱着一个刚刚头部中枪的男人,似乎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死亡,他们还在四下呼救,连声祷告,希望能盼来救护车和医生。我迅速举起相机抓拍了这一幕,这是我当天所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但却是最难忘的。摄影:莫萨·阿布·埃尔莎







最近由于广告垃圾贴增多,所以重新更新了放灌水设置,为网友带来不便,敬请原谅!
2#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9-10-23 05:43 , Processed in 0.09428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