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61|回复: 0

女摄影师密室拍罕见藏品:诡异美感记录历史(组图)

[复制链接]

442

主题

1万

好友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12
听众数
1
UID
1
威望
24798
金钱
20696
主题
442
帖子
496
精华
0
积分
41502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9-10-7
最后登录
2019-6-4
在线时间
587 小时
好友
14634
记录
79
日志
399
相册
400
个人主页
分享
109
发表于 2013-12-28 15:28:52 |显示全部楼层




[backcolor= ]北京时间12月20日消息,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报道,对很多人来说,在尘埃遍布的密室中搜寻宝藏是一件白日梦一般的事,但对罗萨蒙·帕赛尔(Rosamond Purcell)来说却是一种生活方式。

[backcolor= ]帕赛尔是一名来自美国波士顿的摄影师,她经常会深入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众多收藏之中,并将这里的珍宝拍摄下来,成为一张张令人过目难忘的摄影作品呈现于世人面前。她的作品常常具有一种诡异的美感,在作为摄影作品本身之外,这些影像也是摄影师自身态度的一种宣示。

硬鳞鱼

[backcolor= ]硬鳞鱼的身子几乎是呈方形的,浑身都非常“骨感”。当然更显眼的是它们的身上满是蜂窝状的图案。

[backcolor= ]帕赛尔说:“这条鱼身上的图案和背景非常协调。因此我将这条鱼放在这里。另外,我相信这些可爱的图案可能显示了这种鱼的生长过程。”只有仔细观察才能欣赏如此丰富的层次细节,帕赛尔说:“你会越看越想看。”这件展品收藏于英国牛津大学艺术与考古学博物馆。

[backcolor= ]这份工作也并非常常是令人愉悦的。帕赛尔说:“在一些比较古老的收藏之中会有很多PDB(对二氯苯),这是为了保护动物的皮肤。这种化学品具有刺鼻的樟脑味道,并且是有毒的。除此之外甲醛的味道也不好闻。还有鲸的骨架,时间长了会往外渗出一些油性物质,味道非常难闻。如果说是‘恶臭’的话一点也不过分。”

[backcolor= ]但尽管如此,帕赛尔仍然执着于自己的工作并乐在其中。她说:“我只是喜欢某些物件看上去呈现的样子。我喜欢盯着它们看。摄影的美妙之处就在于,在我将它拍摄下来之后,我并不需要去拥有任何东西。我感到自己被允许去真正地欣赏它。”





锯脂鲤




[backcolor= ]帕赛尔说,这些淡水鱼可能是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美国早期杰出的心理学家和哲学家)捕捉的,当时他还没有成为一名著名的学者,而是与著名的博物学家路易·阿格西(Louis Agassiz)一同前往巴西的雨林中进行着一次远征考察。帕赛尔选择在自然光线下拍摄这些鱼,实际上她所有的作品都是这样拍摄的。

[backcolor= ]她说:“我希望呈现它们的本来面貌。自然的光线充满变化,它慷慨地洒在一切物体之上,让我们能看到更多。这是观察事物的适当方式。”

[backcolor= ]有时候光线充当的角色不仅仅限于照明。帕赛尔表示:“我在一个地下室中发现一个大水缸中放着这些鱼。那里唯一的窗口上设置了铁栏杆,透过水缸的玻璃反光你就能够看到。”

[backcolor= ]这些标本被保存在美国哈佛大学比较动物学博物馆。





犀牛角




[backcolor= ]面对哈佛大学比较动物学博物馆长期以来逐渐收集的各色犀牛角,帕赛尔说:“在这里我感到有些迷茫,分不清哪些是真实的,而哪些只是影子。”

[backcolor= ]她说:“我在这里拍了很多照片,这张照片里这些犀牛角被竖立在一个铜质盒子里。在博物馆里,我更喜欢用那些更加真实的东西作为背景——屋顶,窗台,盘子,金属,纸。大多数时候当背景正合适时你自然就会知道。”




菊石




[backcolor= ]菊石是鹦鹉螺已经灭绝的古代近亲。帕赛尔表示:“这枚菊石化石已经破碎,你可以看到内部的一些结构。这些不同腔室间树枝状的图案也能告诉我们这种生物的外壳是如何生长的,让我们看到随着内部的生物体逐渐长大,它外部的外壳是如何随之一同变大的。”

[backcolor= ]这张照片拍摄的对象是一件私人藏品。对此,帕赛尔表示:“你必须是一名渗入者。除非我被一家博物馆雇佣来做一个项目,否则我总是会有这样的感觉,那就是我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看到这些东西了。”






菊石板




[backcolor= ]帕赛尔表示:“这是一整块满是菊石的石板经过打磨之后的样子。切割的面展示出不同角度看到的菊石。”和之前那张菊石的照片不同,这张照片上更多展示的是菊石外壳内部的东西,你可以看到不同的层次和视角。

[backcolor= ]这张照片的拍摄对象是英国剑桥大学地球科学学院塞奇维克博物馆。

[backcolor= ]帕赛尔表示:“我不需要那些被大众都认可的好看的物件。比如说一只鹦鹉,那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少东西可以去呈现。这样的美丽不言而喻,我已经不需要再去做什么了。”

[backcolor= ]因此她更偏爱那些需要一些努力才能发掘其美感的东西。她说:“比如说,人的骨骼就非常迷人。骨骼拥有丰富的形状,可以用来表达不同的主题。还有股骨,我非常喜欢,我喜欢它扭转的方式。”





大鲵




[backcolor= ]德国医生兼自然收藏家菲利普·弗兰兹-冯·西博德(Philipp Franz von Siebold)在19世纪时访问了日本。他在著作《日本动物志》中绘下这种神秘的两栖动物。

[backcolor= ]帕赛尔表示:“在200年前,艺术家在科学收集方面的作用要比现在更加重要。今天不会再有人要求艺术家们绘制一种动物的绘画以便科学家们能观察它。但有时候绘画也会让化石更容易看得清楚明白,这是因为绘画需要细致的观察。绘画的过程中会让你发掘出很多细节。将三维的物体转变为纸面上的二维图像会产生新的数据。”

[backcolor= ]帕赛尔说:“我相当肯定这只蝾螈在冯·西博德之前还没有人对此进行过这样的描述。图上的说明使用旧式德文写的。但这是谁写的呢?它写了什么内容?我常常想要知道,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回答我的这些问题。”





大鲵的化石


[backcolor= ]帕赛尔介绍说,当瑞士学者约翰·雅各布-居泽尔(Johann Jakob Scheuchzer)在1726年发现这个化石时,他以为自己挖出的是一个人的骨架,或许是那些在诺亚洪水中被上帝消灭的罪人的骨骼。

[backcolor= ]直到大约一个世纪之后,法国古生物学家乔治·居维叶(Georges Cuvier)看到这个化石并说:“这不是人,这是蝾螈的骨骼。”自那以后人们便开始大量发掘并描述蝾螈的骨骼化石了。很有趣,当不同时代的人们将不同的信息片段组合到一起时,它将如何改变人们的认识。

[backcolor= ]这块化石收藏于荷兰的泰勒斯博物馆(Teylers Museum)。





欧洲豪猪


[backcolor= ]帕赛尔说:“我曾经在希罗尼穆斯·波希的作品《人间乐园》中看到过豪猪。我更愿意将这只动物视作是从波希的画作中诞生出来的。”这件藏品收藏于荷兰莱顿的自然生物多样性中心。

[backcolor= ]但她的摄影作品并不仅仅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说:“如果我不将这些东西拍摄下来,我感觉它们就将沉入历史的深渊。我必须用我的相机将它们记录下来,这是一种发现。我对我自己说:‘必须让大家看到这些东西。’”

[backcolor= ]她做到了。到目前为止帕赛尔已经出版了十几本摄影集,其中的三本是与已故著名古生物学家和进化论学者史蒂芬·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合作制作的。帕赛尔说,与古尔德老先生长达17年的合作让我变得更加聪明,在那样的人身边,你几乎不可能学不到东西。


最近由于广告垃圾贴增多,所以重新更新了放灌水设置,为网友带来不便,敬请原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19-10-15 07:23 , Processed in 0.09638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