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澳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nzese

曝旅费由纳税人买单 新西兰首位华裔国会议员辞职

  [复制链接]

323

主题

36

好友

38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2
UID
3
威望
3322
金钱
3342
主题
323
帖子
384
精华
1
积分
382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20-3-7
在线时间
74 小时
好友
36
记录
0
日志
7
相册
1
个人主页
分享
0
发表于 2010-12-15 20:41:00 |显示全部楼层
評黃徐毓芳下臺 (不漂亮的謝幕)
   作者:南太井蛙

  政壇如舞臺,從政之人在臺上舉手投足,均曝露在眾目睽睽之下,無所遁形。政治如同戲劇,情節跌宕起伏、曲折離奇,有陰謀陷阱,矛盾衝突,也偶見真情流露。但更多時候充滿凶險的刀光劍影,殺人卻不見血。能演完自己的角色,瀟洒謝幕,順利下臺,留下一個令人懷念的難忘背影,實在是所有政治人物之最大心愿。

  因為不當使用旅行津貼問題,黃徐毓芳辭去部長職務後,在臺上掙扎了十多天,今又辭去波特尼選區民選議員一職離開國會,終於下臺。作為一位資深的華裔議員,她週二下午在國會發表了辭職演說,由於突然辭職的理由甚為勉強,在使開公帑作私人旅行,違反國會規定出席商業活動事中,已經結束的調查又無法取信於民,納稅人金錢究竟被濫用了多少,背後的真相是什麼,等等這些都未窺全貌,所以她的謝幕并不漂亮,反而被反對黨指責為「企圖掩蓋」。

  在法大於一切的民主社會,我們當然不能先入為主地肯定黃徐毓芳就是有很多問題,因為所有關於她的指控是否成立,必須取決於証據是否足夠。但由於黃議員的丈夫在華經商有年,其商業活動与合作伙伴涉及中紐各界,其中有前總理及上市公司、政府等人物,范圍之廣、項目之多,巳漸為人知。其中究竟那些是違法的呢?關於這個問題始終存在一個很大的問號。

  在黃徐毓芳事件中,華人社會的反應是多極的。深表遺憾者有之,幸災樂禍者有之,認為功大於過瑕不掩瑜者有之,力挺支持者有之,批評譴責者也有之。但絕大多數華人仍然是從自身的族裔歸屬以及華社角度,來看待与對待黃徐毓芳事件,所以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個人以為不能只針對黃徐毓芳個人,這是對議員、內閣部長、公務員的一種嚴格監督,任何人濫用公帑,不在數目大小,而在於這種濫用本身構成了對民主制度的破壞,有法不依,假公濟私。必須徹查究辦,以儆效尤。

  与紐西蘭并列全球清廉國家之首的芬蘭,由於中央銀行行長在公務接待中,錯點了一道鵝肝醬,就被赶下臺。

  這絕非小題大作,而是因為政治人物手握權力肩負重擔,如不嚴加監督,小貪可變大貪,甚至危及与損害國家利益。所以對待台上的政治人物,不可以用「一個指頭与九個指頭」,「大貢獻者小節不拘」,「功大於過」來評價,涉及濫用公帑的誠信問題,問責必須從嚴。

  對黃徐毓芳夫婦在使開公帑作私人旅行,違反國會規定出席了商業活動,公眾与反對黨都要求有更完整認真而又徹底的調查,以正視聽,其實是對本國民主政制的維護。通過對此事的徹查,不只是幫助她迷途知返,還是對所有政治人物的一次道德掃描与檢示,特別是對已參政或有志參政的華裔政治人物敲響了警鐘,參政問政必先愛惜羽毛,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要指望當官發財,任何侵權謀利都要付出重大代價,你或可瞞天過海,但決瞞不過公眾、傳媒与法律。這實際上也是對公眾利益的一種維護,對選民的負責。

  黃徐毓芳辭職前,社會上對黃徐毓芳事件的反應,除了認為調查報告未必如實之外,已有超過百份之五十的民眾認為黃徐毓芳應該辭去國會議員一職。這并非源於種族偏見或個人喜惡,而是因為當事人前後供述自相矛盾,事發之始聲稱「不能保証只此一次」,調查報告出來後又說「只此一次」,給公眾一種語篤不詳、缺乏真誠的印象,因而失信於民。而執政黨處理這一事件的手法也太拙劣,有明顯的偏袒傾向。廣大公眾豈容汝等如此明目張膽戲弄?!大家心目中的問號,也不能因此而除去。

  黃徐毓芳黯然告別政壇,下臺去了,作為她的同胞心中更是五味雜陳,百感交集,眼看失去一位被寄予厚望的華裔資深議員,華社的損失可謂巨大。

    讓我們實事求是評價這位首次代表華裔走進國會的議員,在十多年從政生涯中,她或因種種緣由無法施展所長,建樹不大。但如果因此而抹煞、否定她多年的貢獻与努力,也是大家所不能接受的。

  讓我們在此祝福她幸福快樂!

  她謝幕了!留下令人抱撼嘆息的背影……

  然而近年中央及地方政府曝露出來的種種弊端,人們有理由憂慮紐西蘭的民主政制是否已經出現了漏洞与敗像﹔

  議員与部長名目繁多的優惠待遇是否已經同捉襟見肘的國家經濟不相稱﹔

  有人為一黨私利,繼續掌權,岡顧公義,欲蓋彌彰,是否意味著這個國家的反對黨、媒體以及民間壓力團體,應增強對執政党的監督批評﹕

  在從政力量相對弱勢的華社,是否應該及早摒棄原居地政治文化的影響,加強對西方民主政治文化的研究,嫻熟掌握學會運用政治技巧參政。對國會里碩果僅存的華人議員,華社的僑團与媒體,應特別珍惜,加強與其之間的良性互動,全力支持他的同時也監督批評他,勿再以討好奉承害了他,而是要坦承陳述表達民意。華人一是要提高投票率,慎用手中神聖一票,不要「選人」、「選党」,而是要「選政見」!

以華裔人口增長趨勢看,將來國會里出現三、四名甚至更多華裔議員,是完全可能的。所以我們應盡快組建華裔參政的第二梯隊,栽培俱備高素質的政治人材俊彥,以避免出現類似黃徐毓芳請辭後形成真空,要由韓裔來填補的遺憾。

  這或許才是黃徐毓芳事件帶給我們的教訓与啟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3

主题

36

好友

38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2
UID
3
威望
3322
金钱
3342
主题
323
帖子
384
精华
1
积分
382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20-3-7
在线时间
74 小时
好友
36
记录
0
日志
7
相册
1
个人主页
分享
0
发表于 2010-12-17 21:01:59 |显示全部楼层
“Sammy,我回家了
   作者: 张又
201012161914438.jpg
201012161939319.jpg


本报综合12月15日消息  在14日黄徐毓芳(Pansy Wong)宣布辞去国会议员后,黄案的有关各方均已对媒体表态。国家党领袖约翰.基肯定了黄徐毓芳在政府中的工作,对她离开议会的决定表示遗憾和尊重。工党领袖Phil Goff仍未停止指责,说黄的辞职“疑似政治掩盖”。而总检察长Lyn Provost在黄辞职后表示,将不启动工党所要求的对黄案的彻查,并说该决定在黄辞职之前就已经做出。而在黄辞去国会议员之后,有关黄徐夫妇不止一次利用休假进行商业旅行的报道,仍可见诸报端。Botany选区也已定下3月5日补选,国家党表示已开始动员,并认为对黄的指控不会影响国家党选情。

据15日The Dominion Post报道,在14日黄徐毓芳宣布辞去Botany议员之后几小时,再有一些新文件浮现,暗示在那次连云港之旅中,黄徐夫妇参加了不止一次商业活动。

在一篇公司通讯中的文章说,当地政府和新西兰Pure and Natural公司(黄徐毓芳为该公司总裁和股东)之间,签署了一个“合作协议”,同时刊登了签约仪式上黄徐夫妇照片。

而此前,在国会服务部委托资深公职人员Hugh McPhail所做调查中,黄徐夫妇称与中国连云港Supreme Hovercraft气垫船公司有关的商业活动,是他们唯一一次旅行津贴使用违规。

因此在Hugh McPhail得出的调查结论中,黄徐夫妇只有一次偶然违规。

14日在新文件出现后,负责国会调查的McPhail先生坚持他自己原先的结论,表示不会再做评论。
在14日的辞职声明中,黄徐毓芳说,她的辞职决定不是引咎辞职。

在被问到是不是她和丈夫只有一次纳税人买单的商业旅行时,她说,“我强烈反驳所有有关的指控。”

国会中最先向黄徐毓芳发难的工党议员Pete Hodgson在14日再次在国会中提出新质疑。

他说,“很明显第一次Hugh McPhail所做的调查是不充分的,黄在其中掩盖了大量在中国的商业活动信息。”

一个用中文事先就已经印好了的欢迎小册子,上面写着欢迎黄女士等内容,这说明她的访问并非调查中说的那样,是没有计划的。Hugh McPhail说。

他说,根据Supreme Hovercraft气垫船公司通讯,提到黄徐毓芳参加公司会议,以及新年晚会,并见证签约,而在Hugh McPhail的调查中,却说他们这次旅行中商业活动是“最低程度或不存在”的。

另外,尽管调查报告也列出了新西兰Pure and Natural公司包含黄的利益,但并没有提到该公司和中国的联系。

Botany选区定于3月5日补选

新西兰总理约翰.基14日表示,Botany选区席位补选将在3月5日举行。

候选人提名接受的最后期限是2月8日。他说。

奥克兰地区政治活跃人士Penny Bright已表示,她将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角逐,她表示自己的平台是“反腐败-增透明”。

奥克兰市议员、国家党Epsom选区主席Aaron Bhatnagar已确认会将自己的名字放在候选人之列,这位34岁的Remuera居民是今年奥克兰市长竞选中,John Banks团队里的军师。

而曾代表Howick选区参加大奥克兰市选举的奥克兰市议员Jami-Lee Ross已宣布,将寻求以国家党候选人身份参加补选。他表示如果补选获胜,将辞去在市议会的工作,因为他不可能同时做这两份工作。

总选举事务官Robert Peden说,Botany选区的人应该了解选举仅是地方MP,而没有政党投票。
本此Botany补选的先期投票和海外投票将从2月16日开始。

Robert Peden并敦促Botany选区选民尽早登记,以获得投票更方便的易投卡(EasyVote)。
约翰.基定下的3月5日补选还透露出了一些信息,根据有关规定,如果在6个月中举行大选,则不单独举行补选。那么也就意味着,约翰.基不准备在9月份之前举行大选,而9、10月份新西兰要举办橄榄球世界杯,所以2011大选最快也只能在11月举行。

约翰.基说,国家党将全力夺取Botany席位。国家党党主席Peter Goodfellow说,国家党已经开始动员,并且不相信围绕黄的指控将会影响选情。

在 2008选战中,当时黄徐毓芳以56%的压倒性优势(多10872票)战胜了工党的Koro Tawa(21%),但美中不足的是得票率低于当年的党派票(61%)。另外,行动党王小选在该次选战中卷得15%选票,比行动党当年的党派票(5%)高出不少。该选区当年投票率为76%。

《新西兰先驱报》John Armstrong的政治评论文章认为,3月份的补选看来是工党不断施压促成的,但是对工党和Phil Goff本人来说,实在看不出什么好处。虽然工党在Botany“也没什么可输的”,但因为是大选年,人们肯定会很关注Phil Goff在这场补选中的表现,无形中会增添对他本人政治表现的压力。

Botany选区是在2007年建立的,包括了Clevedon、 Manukau East和Papakura,被认为是蓝色(国家党)票仓。Botany选区的年收入中间值比全国平均高$2600。该选区人口在2001到2006间增加34%,是全国平均的4倍。这里是移民高构成社区,海外出生的人口占49%。选区中约三分之一为亚裔血统。

黄辞职因为不希望政府工作受“干扰”

早前在12月14日上午,黄徐毓芳宣布辞去国会议员时,说有关旅行津贴的争吵对于国家党政府来说,是一种“不公平的干扰”,因此她辞去国会议员,并希望今后集中精力于家庭生活。

在14日早间惠灵顿的新闻发布会上,黄徐毓芳说,经过了14年议会生涯,现在是走下舞台的时候了。

她说,议会的生涯对他丈夫的追求产生了太多约束。

“我已经决定今后不会再这样了。”她说,现在她将致力于“个人与家庭”。

黄女士说,有关她违规使用纳税人资助的津贴的争吵,对于政府来说是不公平的干扰。

“我强烈批驳这些指责,也希望政府和我的时间都不要再耗在这一事情上。”她说。“我希望国家党领导的政府能够继续其各项工作,不要被不必要地干扰。”

她的辞职将于1月17日生效。她表示,她的薪水将在圣诞前停发。

黄女士表示,在过去几周时间里她有时间对职业生涯进行反省。“(这给了我机会)在14年里第一次我有时间思考我的未来,我意识到我的家庭为了我的政治诉求而付出了巨大代价,同时国家党政府也不应该受此干扰。”

她说她原本想在选举临近的时候再辞职,但是想到Botany区的选民也应该有一位不受指责的干扰、能全身心为他们工作的议员。

她说她的选区里有些人对她支持,有些人对她指责,但她说这不是她决定辞职的原因。

“这是一个我单独作出的决定,和我的家庭一起。”

她说,这个决定是一个解脱。“我为Botany选区作了正确的决定。”

在当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党党鞭Chris Tremain和Jo Goodhew在一旁表示对她的支持。

在14日下午的黄徐毓芳的议会告别演说中,黄徐毓芳在最后动情地说,“Sammy,我回家了。”
“我不断的政治追求对我丈夫造成了多大的要求和约束,我将永远铭记。”

国家党、工党对黄再有褒贬

工党领袖Phil Goff在黄徐毓芳辞去国会议员当日表示,辞职“疑似是对滥用旅行津贴的政治掩盖”。

黄徐毓芳此前偿还了国会调查报告中建议偿还的474元旅行津贴。但工党领袖Phil Goff指责,黄徐毓芳辞去国会议员旨在试图阻止对她“欺骗纳税人金钱”的调查进一步深入,并“试图保护她的领袖约翰.基”。

“如果约翰.基和黄徐毓芳以为人们会相信他们今天的话,认为辞职就是为了避免一种‘干扰’,那他们是完全低估了公众的智力。”他说,“Pansy Wong是眼看着她的错误举动都要曝光的情况下,被迫辞职的。”

他同时指责约翰.基对于Pansy Wong迟迟不采取行动,政治动机可疑。他说约翰.基整个事件过程中都在保护黄徐毓芳,包括选择了这个辞职的时间。

“黄徐毓芳在圣诞节前辞职,这样约翰.基就避免了去回答有关她欺诈的问题。但是没有人会被这套政治把戏所愚弄。”

不过,约翰.基否认黄徐毓芳是被迫辞职,说他接到她的辞职时感到非常失望。

“我认为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决定,她是议会中诚实和勤奋的一个成员,但到最后她决定回归家庭,这也不错。”

约翰.基说,如果黄留在议会,他也会感到很满意。

“我手里并没有任何新的信息,可以证明McPhail先生的调查是不正确的。”

约翰.基说他在上周五就了解了她的决定,不过他让她回去再想想,经过一个周末的思考再做决定。

“既然她已经决定在2011年选举后不再回来,那么也许现在是一个离开的好时间。”

总检察长称不调查黄徐毓芳

总检察长Lyn Provost说,她将不调查受滥用津贴指控的前部长黄徐毓芳。她说,不调查的决定是在她辞职之前做出的。

她说,如果政府花精力去采用她于14日递交的报告中的措施,整顿政府部长花费体系的漏洞,“对公众会更有好处”。

Lyn Provost在14日下午向议会呈上一份报告,详述政府部长花费体系在各个层面的显著漏洞。
报告认为,虽然现在不存在系统型滥用,但容易出现规章之外的花费。

总理约翰.基说,他接受报告中提到的很多改变建议。他说在新法律2011年引入后,一项对法律框架的复审将加强这一系统。

上个月,黄徐毓芳因为被揭发和他的丈夫Sammy违规使用海外旅行津贴而辞去部长职务,其后议会议长Lockwood Smith指定了一个独立调查,调查黄徐毓芳夫妇是否有更严重的违规使用津贴的情况,即是否更多次将只能私人度假使用的津贴,用于自己的商业旅行。调查结果认为,黄徐毓芳夫妇没有有意或更严重的违规行为。但反对党对调查结果不满,陆续发布了更多对黄徐毓芳夫妇不利的证据,要求她辞去国会议员。工党国会议员 Pete Hodgson此前施压总检察长,要求重新调查。工党还针对黄徐毓芳发布了一个新网站(http://pansyfacts.co.nz/),网站上“陈列”了所有对黄徐毓芳的有关争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3

主题

36

好友

38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2
UID
3
威望
3322
金钱
3342
主题
323
帖子
384
精华
1
积分
382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20-3-7
在线时间
74 小时
好友
36
记录
0
日志
7
相册
1
个人主页
分享
0
发表于 2010-12-17 21:03:28 |显示全部楼层
今后如何委托政治代理人?
   作者: 文扬


一直都很精神饱满、斗志昂扬的前议员黄徐毓芳女士,最后以一句“Sammy,我要回家了”作为从政生涯的告别。这位曾经用天空塔蹦极跳向全体新西兰人民显示其投身政治之勇气的华人女子,最后以类似的一个自由落体运动飞奔而去,戛然中断了其长达十几年的公务历程。

面对突然出现的事实,人们议论纷纷,但是归根结底,人们还是没完全明白在这位华人政治明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说她这不是引咎辞职,而且她说她强烈地批驳那些对她的指责,意思是说她并没有做错什么,至少是没有犯大错,所犯的小错远不足以让她引咎辞职。但最后她还是说现在是走下舞台回家去的时候了,主动辞职了,意思是我的辞职是因为别的原因,比如从政时间太长了,我已经够了,比如说我的政治追求太耽误家庭事务了,我不想再这样了。

这里有明显的自相矛盾,谁都明白,她还是没有说出真实情况。

首先,黄宣布辞职的公开理由实际上是不成立的。她说,经过了14年议会生涯,现在她要回家了,从今以后她只和家人在一起,致力于个人和家庭生活;她还说,这个决定与她的选区的选民们无关,完全是她单独做出的决定。

这个话能这么随便地说吗?当初挨家挨户敲门拜票,信誓旦旦作出承诺要代表整个选区的人民,替人民发出声音,为人民做好服务,结果,话音未落,言犹在耳,您突然说,14年了,是回家的时候了,无论你们支持还是反对我都不干了,这个事我单独就决定了。

选举的游戏好像不是这么玩的。选票的含义是什么?不是一份郑重的委托吗?议员的含义是什么?不是一个合格的代理吗?竞选的含义是什么?不是自认为自己比别人更有资格接受委托吗?莫说是涉及重大政治事务的国会议员,就算是一个卖房子、卖保险的商业代理,也不大可能昨天还在拼命争取客户的委托,而且成功拿到了某地区的唯一代理,今天就突然告诉客户们:我觉得工作年头太长了,工作太耽误家事了,我想回家了,从此以后就不管你们了,对不起,你们对我的委托就算白委托了。

在商业活动中,如果出了这样的事,委托人是可以起诉代理人的,新西兰有“公平交易法”,也有专门根据这个法律处理不公平交易纠纷的 “商业委员会”。按同样的法律精神,黄女士恐怕也不能一个人就单独决定不再代理选区选民了,2008年大选她在Botany选区争取到了3万多张投给她个人的选票,这里面包含不少的权利和义务关系,并非可有可无。

除了个人因素和家庭因素,黄还说,她的辞职是因为她不想让这件事对她所在的国家党和国家党政府造成太多“不公平的干扰”。

听了这个话,人们自然会把眼光转向总理约翰.基这个国家党和政府大老板。这很自然,如果说黄女士这个下级Agent擅自违反了与客户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其部分理由是因为不想因为自己的个人事务影响到整个公司,那么,从委托人的角度看,也就意味着公司要替自己的业务员分担一部分违约责任。

但约翰.基总理怎么说的呢?他说,他认为黄的主动辞职是一个令人遗憾的决定,说如果黄继续留在国会,他会更满意。

这话怎么解读呢?员工说我是因为不想让自己的事影响老板和公司才辞职,代表公司的老板却说你要是不辞职,我会更高兴,more than comfortable. 这意味着,黄自作主张的丢卒保车壮士断臂般的义举反而让老板失望了,更不高兴了。

为什么失望了?不高兴了?是不是因为黄无组织无纪律扔下3万多人委托和一大堆政府工作擅自决定辞职回家?看起来又不是,因为约翰.基总理还有一句话“她决定回归家庭,这也不错。”

归纳起来,就是:回家也不错,留下来更好,怎么都行,全凭她自己愿意。

不能怪选民们缺乏宽容,不依不饶。这么随随便便,说当议员就当议员,说辞职回家就辞职回家,国会大厅直通自家厨房,几个人一商量就定了,这是不是也太不把自以为拥有“神圣民主权利”、自认为可以决定“公仆”去留的选民们当回事了?

菲尔高夫说,他们完全低估了公众的智力。这话我很同意。Botany补选在即,2011年大选在即,看来从此以后每一个候选人都要在自己的竞选承诺中多加上一条“肩负人民重托,决不随便回家”,要不然我们怎么投票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3

主题

36

好友

38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买家信用
卖家信用
收听数
0
听众数
2
UID
3
威望
3322
金钱
3342
主题
323
帖子
384
精华
1
积分
382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9-11-1
最后登录
2020-3-7
在线时间
74 小时
好友
36
记录
0
日志
7
相册
1
个人主页
分享
0
发表于 2010-12-20 19:36:15 |显示全部楼层
中新网12月20日电 新西兰《中文先驱报》近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作为新西兰历史上第一名华裔部长,黄徐毓芳在国会任职14年之后,于12月14日辞去国会议员职务,这样国会中只剩下霍建强一名华裔议员。华人在新西兰人口中的比例大约为3.5%,如果按照这个比例,在国会122名议员中至少应该有4个席位,单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黄徐毓芳的辞职就是新西兰华人从政途中的一次重大挫折。


  文章摘录如下:

  黄徐毓芳的辞职风波前后持续了超过一个月,在整个过程中反对党工党穷追猛打,国家党则“且战且退”:

  11月9日,工党议员Pete Hodgson首先在国会披露黄作为见证人以部长身份签署的一份商业协议,接着又爆出黄曾经在2008年与丈夫利用国会差旅费补贴进行一次涉及私人商业活动的旅行。

  11月12日,黄徐毓芳辞去部长职务,并要求国会核查她和丈夫领取的差旅费补贴,她说自己“不能向总理保证类似的活动只发生过一次”。

  12月3日,国会出台了审计报告,报告没有发现黄在差旅费补贴方面的其它问题,黄徐毓芳表示自己将回到Botany选区,全力为选民服务,并期待着通过自己的表现争取未来重回内阁;但是工党并没有就此停手,他们又揭出黄的丈夫在其它有商业利益的旅行中领取差旅费补贴,并要求总检察长介入该事件的调查。

  12月14日,黄徐毓芳在国会正式提出辞去国会议员职务,她称这是她自己做出的决定,原因是她不希望这一事件继续困扰政府,因此下决心辞职“重回家庭”;工党则指责黄的辞职是为了“掩护”John Key。

  Botany补选 又是一场“大戏”

  黄徐毓芳在2008年的选举中以17382的高票数当选(占总票数56%)Botany选区国会议员,大大领先工党候选人Koro Tawa的6510票,值得一提的是行动党的华人候选人王小选也曾在2008年参与角逐Botany选区并获得4717票。

  黄的辞职令Botany选区必须进行一次补选,补选定在明年3月5日进行。从政治游戏的角度来看,在黄徐毓芳辞职后,一方面工党至少可以获得一次补选的机会,就算没有拿下这个选区,也多了一次机会;另一方面去掉了黄这个“强敌”,Botany选区的工党候选人有机会赢取更多的选票,工党可报Mana选区的“一箭之仇”。不知道这是不是Phil Goff及工党的“算盘”。

  Botany选区是一个成立于2007年的新选区,包括Clevedon、Manukau East和Papakura,该选区的人口在2001至2006年间增长了34%,比全国平均增长率高3倍,其中49%在海外出生,三分之一是亚裔人口。

  虽然工党耗费了一个多月的“功夫”将黄徐毓芳“拉下了马”,但是明年的补选对于Phil Goff来说并不是一个容易捡的“便宜”。2008年大选中,Botany选区的政党票中有61%投给了国家党,25%投给了工党,15%投给了行动党,可见该选区的颜色有多“蓝”。

  华社如何看待黄徐毓芳风波

  在本届国会中,因为住房补贴、旅行补贴和信用卡等问题丢官或丢脸的人并不少,反响比较大的如副首相Bill English“套取”房补,Rodney Hide和Chris Carter带着Partner公费周游列国,工党议员Shane Jones用公款看“色情录像”,毛利议员Hone Harawira从国际会议上溜走带着老婆逛巴黎,如今这些议员依然活跃在新西兰政坛上。

  可能是因为能够进入新西兰国会的华裔属“凤毛麟角”,因此他们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往往引起轩然大波,而且在华社间引发的非议有时甚于主流“洋社”,黄徐毓芳事件被披露后,华社在报纸、网站、电台等媒体上掀起激烈的争论:

  观点一:可能出于“爱之深,恨之切”,视出现问题的华人议员为“眼中的沙子”“害群之马”;观点二:行为道德上有瑕疵就应该下台;观点三:认为“人孰无过”,应该以稍宽容的态度来看待黄;观点四:新西兰政治生活中有很多族群方面的因素,因此华社应尽量维护有本族裔背景的代表;观点五:黄的问题没有严重到必须辞职的程度,她是党派竞争的牺牲品;观点六:因为黄是亚裔,她的问题被放在了反对党的“放大镜”下,同时也有华人拿着放大镜。

  政坛后来者能得到什么“前车之鉴”

  《英文先驱报》网站一名叫Terry的网友的留言又是一种角度,他写道:Pansy Wong被迫离开国会的原因是在休假时“工作”,如果她和丈夫懒惰一点,无所事事地到处休假旅游,她今天仍然能安坐国会,这真是一个“黑色幽默”,不过规则就是规则,哪怕是愚蠢无比的规则,你也得遵守它。

  黄徐毓芳议员的离去能为后来的华人从政者带来什么呢?Terry网友的留言可以给我们一点启发:熟悉并遵守游戏规则,无论休假时“工作”,还是以“休假”之名的工作,其结果都一样,有时候,更多的勤奋带来的不一定是更多的果实。

  黄徐毓芳的离去令人感到惋惜和遗憾,这次风波的处理也能给后来者提供一些“前车之鉴”:如果黄在辞去部长职务之时就把涉及到差旅费报销的违规或者可能违规的项目和盘托出,“全在这里,你们审计吧”,那么今天她可能不会步步被动直至辞去议员职务。

  相信作为民族事务部长,黄徐毓芳还有很多计划尚未完成,因为新西兰现在勉强可以称为“二元文化”社会,离“多元文化”差得还很远,如果通过这次风波,华裔从政者、华人小区都能够变得更为成熟更加理性,相信未来我们会在国会里看到更多的华人面孔,无论他(她)来自哪个党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Sitemap|澳纽网   

GMT+12, 2020-4-1 12:47 , Processed in 0.21133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